首页>>展商动态>>行业动态

振兴中国制造业应该要怎么做?

作者:admin 点击次数:126 更新时间:2021-09-26 14:56:59

 看看欧美日本的工业设备,评价国外的工业和制造业,尽管中国制造取得了显著成绩,但绝大多数中国制造企业还没有深入融入全球制造体系。作为全球工业体系的生产车间,中国制造更像是一座信息孤岛:接到其他部门的生产订单后,他们会努力工作,但很少与外界交流。


  美、德、日三国事当今世上在数控机床科研、设计、制作和应用上,技巧最先进、经验最多的国家。这几个国家的特点:政府器重机床工业,不断提出机床的发展方向、科研任务和供给充分的经费,且网罗世界人才,特别讲究“效率”和“创新”,重视基础科研。


src=http___img3.qjy168.com_provide_2015_08_17_6010909_20150817151306.jpg&refer=http___img3.qjy168.jpg


  许多中国制造商生产OEM或通过中间商将其出售给最终工业用户。因此,除了3C等绝对优势行业,中国企业对全球工业产品,尤其是机床等工业设备的反应严重滞后,无法获取最新信息。因此,振兴中国机床工业的首要任务是拓宽视野!


  1、机床及相关细分市场应充分细分


  首先,将这三类设备统称为机床或制造系统是不准确的。许多成型工艺,包括模锻、注射成型和压缩成型,也使用术语“加工和成型”。其次,通常所说的机床应该特指加工母机,但随着更多形式的加工设备的出现,使得“机床”所指的对象范围也逐渐扩大。大致可分为金属加工机床、木材加工机床和特殊材料加工机床三大类。


  金属加工机床加工的金属应特指高温合金和硬质合金。也就是说,硬度较高的材料,如特种陶瓷、氮化硼、氮化硼等超硬非金属。铝镁合金、钛合金等粘性有色金属的加工有些模糊。以铝合金为例,国内铝合金加工大多采用铸铝缸体及缸盖零件或锻造铝壁板零件。这两种零件都需要较大的去除率,特别是航空用铝合金结构件,去除率都在90%以上。


  因此,虽然切削力不大,但仍要求机床具有较高的刚性。另一类是型材零件,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轻量化技术开始广泛应用以来,挤压铝型材经过弯曲、内胀、焊接等工艺,最终呈现出极其复杂的轻量化结构件。


  对于此类结构件的加工,国外通常采用一种轻型五轴加工机(高端雕铣机),而不是传统的金属加工机床和木材加工机床。它甚至可以包括相当一部分林业机械和专门用于木工产品的自动化行业。但这个市场在我国基本没有发展起来,从事的企业水平要低得多。因此,木工机床在行业内非常冷门,往往被排除在机床行业之外,甚至被视为低端行业。事实上,没有一个产业生态是无关紧要的。木工机床虽然比金属加工机床古老数百年,但绝不是被腾挪的夕阳产业。在欧洲实施工业4.0最好的行业是木工产品。


  1、木工产品的设计比较简单,对组装的要求不高


  2、零件加工工艺简单,基本上只需拼接、模压、机加工、打磨、喷漆,特别容易实现自动化。欧美大型木工企业的自动化程度也极高,为信息化数据采集提供了便利;


  3、设计软件成熟,市场上有大量的BIM预算、CAD设计、MES排程等软件。,也为工业4.0的实施提供了产品保障。因此,欧洲的很多木工机床企业都提出了Wood4.0等概念,通过所谓的智能化来实现全自动、柔性化生产。


  4、投资相对较低。根本原因是生产系统复杂程度远低于汽车等工业产品,而且与家用电器不同,3C等产品必须人工组装,因此项目成功率非常高。同时订单量足够大,所以智能升级投资非常划算。


  从第一张图的分类可以看出,切削机床实际上只是众多工艺设备中的一小部分。只有金属加工包括铸造、锻造、切割、焊接、电镀、淬火和回火。如果包括木工和特殊材料,所涉及的工艺就更加多样化。原德版的分类在工艺和设备类型的定义上可以说是准确的。


  目前,全球机床和机床制造业正在悄然进行改革重组,机床的边界也在重新定义,但基本上都没有偏离DIN69651的分类框架。不同的是很多新设备重新组合了不同的流程功能,创造了许多新的细分市场。这部分将在后面讨论。中国制造业从业者应该开阔眼界,对整个行业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否则很容易像我的同事认为中国菜只是炒面那样开玩笑。


  政府应设立不隶属于特定单位的专业情报机构。事实上,中国厂商要获得第一手的国外信息并不容易。我们只能依靠与外商的展览和技术交流来掌握最新信息。然而,国外机床制造商在中国参展的只有大型企业。技术独特的小型机床制造商,因为技术过硬,很少参加海外展会。客户稳定,这样的隐形冠军甚至不参加当地的展会。也有一些机床企业会开发布专机和新机型。这些产品通常都有严格的保密协议,所以无论是在网站上还是展会上,都看不到这些最新技术的推广和介绍。因此,如果中国机床企业不走出国门,不深入全球制造业体系,就很难知道外界正在发生什么变化。此时,政府应组织专业人员对相关信息进行收集整理。虽然我国的行业协会、学会、智库等官方机构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但深度很低。


  自古以来,德国便以精湛严谨的工业技术享誉全球,而在全球机床市场中最为出色的企业也都来自德国。比如世界顶尖金属切削机制造商吉特迈,全球机床总类最全的格劳勃,以及全球首创倒置式车床埃马格等。在去年全球顶尖机床TOP10排行榜中,德国企业就占了一大半。


  虽说这几年来我国企业也开始步入高端机床,而国内整体的机床发展也相对迅速,但高端机床核心技术依旧被德国,日本等发达国家企业掌控,我们只能靠低价换取市场。在数控系统方面,我国高端机床的数控系统大多从德国和日本进口,尽管我国企业已经开始研发,但在设计,材料,工艺,等方面都和国外有着较大差距,这些都导致国产数控系统不管是实用性或稳定性等方面都比不上国外进口。


  相比之下,欧洲行业协会针对细分市场进行的调查可以准确到当时不同品牌、不同车型的购买价格。此外,我国同类机构往往受制于体制内的单位,研究成果往往带有倾向性,经费不足。因此,研究报告的细致性和客观性在一定程度上被打了折扣。


  目前,大多数高端机床项目已不再是标准设备,或多或少有非标定制部件。这就要求业务人员对公司自身的技术资源有足够的把握,对市场需求保持足够的敏感度。业务战略决定做什么,技术战略决定做什么,决定做什么显然是第一要务。欧洲大部分工业产品的技术销售都是多个职位,包括售前顾问、产品经理和项目经理。


  许多项目的技术解决方案首先由销售人员制定,甚至需要了解市场上有哪些自动化模块和软件供应商,以便将他们的技术集成到该机床或柔性制造单元中。因此,中国企业应积极参与国际业务,深入了解国际客户的最新需求,提供最有特色的技术解决方案,而不是盲目降价。对业务的投资越多,往往意味着与客户的关系越密切,对国际客户的最新需求越了解,就越有可能开发出符合市场需求的产品。


  任何工业设备都是技术的组合。没有完美的技术,但有针对特定应用的最佳技术组合。对于一般机床企业来说,没有太多的技术战,也没有涉及到解决方案。解决卡脖子等民族正气问题。因此,最好是根据市场需求开发最合适的产品,而技术业务的作用就是探索客户的工艺要求,提出最佳的技术组合方案。